• <source id="mcu8i"><button id="mcu8i"></button></source>

    關于字節跳動更名的猜想:資本求財,自己求生

    2022-05-10 09:32:25   來源:新浪VR

      對字節跳動來說,2020年是跌宕起伏的一年,字節跳動估值達到了1400億美金,成為國內僅次于阿里和騰訊的互聯網巨頭。但在海外,其旗下短視頻應用TikTok卻陷入了一場地緣政治風波。

      美國總統特朗普以數據安全為由,要求字節跳動在45天內將TikTok美國業務剝離,否則只能關門大吉。字節跳動被迫就出售進行談判,潛在買家包括微軟、甲骨文、沃爾瑪等商業巨頭,以及字節的美國投資方。

      這一年7月至9月間,TikTok在經歷了 CEO離任,起訴特朗普政府,拒絕微軟收購等等波折后,整個事件最終以甲骨文成為TikTok“可信技術提供商”而告終。

      事件雖已平息,但其后續影響卻遠未結束。字節跳動自此在全球范圍內開啟了“數據本地化”之路,即“中國的數據在中國,海外的數據在海外”。

      從那時起,字節跳動便注定了未來很難以一個整體的面貌面對世界,業務分拆、國界隔離才是它的唯一出路。

      一個標志性事件是,次年4月新加坡籍華人周受資被任命為TikTok首席執行官,外界將之形容為“在西方和中國之間找到了一個平衡?!?/p>

      1.IPO傳聞甚囂塵上

      周受資出任TikTok首席執行官的前一個月,已被任命為字節跳動CFO,字節跳動因此被傳在為上市做準備,但最后不了了之。如今一年過去,字節跳動最近頻繁的動作讓關于其上市的猜測再度甚囂塵上。

      5月8日,據香港公司注冊處網站披露,字節跳動(香港)有限公司于5月6日更名為抖音集團(香港)有限公司。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更名為北京抖音信息服務有限公司。此外,字節跳動旗下其他數個公司也陸續更名為“抖音”。

      字節跳動兩次被傳準備IPO都伴隨著新CFO的上任。

      周受資入職字節跳動前,曾是小米高管,歷任小米國際部總裁、高級副總裁、CFO等職務,深度參與過小米上市工作,其空降字節跳動被解讀為字節謀求IPO亦無不可。但在周受資入職僅一個月后,字節跳動便宣布“經過認真研究,認為公司暫不具備上市條件,目前無上市計劃?!?/p>

      這一回應說至少說明了一點,字節跳動當時確實有上市想法,但出于種種原因最終擱淺了。至于究竟是什么原因,華爾街日報的消息或許值得參考,該報稱字節在同年3月底就決定無限期擱置境外IPO計劃,因為這與國家對數據安全監管有關。頭鐵的didi同年7月赴美上市后的遭遇多少能說明問題。

      這一次的關鍵先生是4月25日赴任的世達國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高準(Julie Gao)。

      資料顯示,高準曾參與包括美團、京東、拼多多、小米在內多家中國科技公司的IPO,并且他對字節跳動極為熟悉,深度參與過字節跳動收購Musical.ly、沐瞳游戲公司,以及幾輪私募股權融資。在高準繼任之前,字節跳動CFO職位已經空缺5個月之久。

      既懂法律又懂金融,還熟悉字節跳動業務體系,字節和高準上演了一場“虛位以待”和“有備而來”。同時,多個渠道消息稱,字節跳動在4月開啟了新一輪期權回購,價格為每股142美元,相比去年的132美元,提升了7.5%。

      加價回購期權,新任CFO到來,旗下公司更名,種種跡象表明,這一次字節跳動IPO要來真的了。但反常的一點是,今年以來全球股市均在持續下跌,互聯網科技公司股價跌的尤其慘烈,字節競爭對手Meta股價年初還有330美元,截止上周收盤就只剩203美元,跌幅高達40%。

      在這樣的背景下,有觀點甚至認為“流動性的音樂”即將停止,金融市場10年來的繁榮即將結束。在這樣的關頭,字節跳動若選擇IPO究竟是處于怎樣的考量?

      2.關于字節跳動的幾個猜想

      猜想一:經濟下行,估值下滑,股東急于退出

      眾所周知,二級市場上市是投資機構套現退出的主要方式,但如果企業遲遲無法上市,投資機構資金周轉和兌現回報的需求便難以解決,企業自然就會面臨來自股東的壓力。

      字節跳動作為全球范圍內的社交巨頭,創立至今10年間完成了10輪融資,累計金額超70億美元,因此在上市的問題上面對的情況更加復雜。比如2021年11月彭博社便曾報道稱,字節跳動最最大投資者之一海納國際集團(Susquehanna InternationalGroup)正尋求出售5億美元股票。

      彼時字節跳動估值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滑坡,從同年7月高達5000億美元的估值,一路下滑至10月的3600億美元,三個月內估值下跌1400億美元。

      毫無疑問,在金融市場流動性充裕時期,字節跳動是無須急著上市的,自身營收高速增長,現金流充足,資本愿意陪跑。但在全球股市持續下行,國際局勢撲朔迷離的當下,留給字節跳動講故事的時間已然不多,拖得時間越久,估值下挫的風險越高,這是投資機構最怕的。

      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數字經濟與金融創新研究中心聯席主任、研究員盤和林認為,抖音如若選擇現在啟動上市,可能并非是最好時機。無論是港股還是美股,當前的流動性都不是很理想,若當下強行上市,現階段對于抖音的估值難言樂觀。

      目前字節跳動的重要股東有紅杉資本中國、軟銀愿景基金、云峰基金、KKR。其他參與過融資的資方包括源碼資本、晨興資本、SIG海納亞洲、順為資本、建銀國際、泛大西洋投資、春華資本、老虎基金等。沒有一個是好相與的,字節跳動何時上市關系著大佬們的錢袋子。

      猜想二:業務布局放緩,擴張之路受阻

      客觀來說,字節跳動自抖音之后再未打造出爆款APP出現。在與騰訊競爭的賽道里,無論是飛聊還是多閃等社交類產品,均以失敗告終,飛聊團隊解散,多閃則被并入抖音。

      屋漏偏逢連夜雨。2020年,字節跳動全力押注教育賽道,大量招募員工并推出20多個細分產品,但偏偏碰上了史上最嚴厲的教育監管政策,大面積裁撤相關業務讓字節元氣大傷。

      顯然,除了自家原創型業務受阻外,此前字節跳動依靠并購擴張快速殺入陌生行業的路子也走不通了。除了教育賽道,金融、游戲等板塊也都不同程度遭遇阻力。今年年初,字節跳動旗下投資業務被整體裁撤,戰略投資部員工并入各個業務線,財務投資板塊則徹底解散。

      體現在營收業績上,知情人士稱,字節跳動去年營收約為580億美元,同比增長70%,相比于2020年同比111%的增速,增速顯著放緩。

      因此,從企業自身發展的角度來看,字節跳動想要百尺竿頭更進一步,上市顯然是必經之路。只有這樣,才能以更高的效率布局自身業務生態,以更大規模實現業績突破。

      對此,財經媒體作者Atacama認為,除了自身業務發展需求,字節跳動更名乃至潛在的上市可能,都可以看作是字節跳動在全球化業務背景下,對自身品牌的整合和風險管理動作。字節跳動在資本市場、業務發展和品牌形象上,有意地進行國內與國際的區分、風險隔離。

      3.字節跳動的未來道路

      最后談談字節跳動在新興賽道的布局。目前比較亮眼的是旗下頭顯品牌Pico所在的AR/VR賽道,字節跳動近日剛剛將2022年VR的銷售目標從100萬臺增加到約180萬臺,要知道去年整年Pico的出貨量在50萬臺左右。如果2022年能完成出貨目標,出貨量將實現260%的高速增長。

      當然,這與該領域的頭部企業Meta還有不小的差距,但依托國內龐大的內需市場,以及整個賽道的高速發展,字節跳動未來未必不能實現彎道超車。

      有意思的是,字節跳動創始人創業之初就對Facebook十分推崇,曾在內部會議中多次提到“要不我們做Facebook吧”。最后的結局是,字節跳動雖然沒成為Facebook,但卻逐漸成為如Facebook母公司Meta一樣的社交巨頭。

      一樣是全球化路線的社交媒體,一樣斥巨資收購VR頭顯廠商。Meta所圖甚大,希望借押注下一代計算機件建立全新軟硬件生態(元宇宙);字節跳動則想通過VR/AR將旗下應用的優勢延續到下一代終端設備之中。

      相比國內其他互聯網企業,字節跳動在海外市場社交媒體份額上極具優勢,未來隨著其VR/AR等新興賽道的加速推進,依托社交媒體賦能,字節跳動極有可能成為繼智能手機浪潮后,率先攻占海外市場的中國企業。

    新浪聲明:新浪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

    微博

    HOT RECOMMEND

    關于新浪VR | 論壇社區

    Copyright © 1996-2015 SINA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 京ICP證000007  京網文【2017】10231-1157號

    北京幻世新科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
    久久精品爱爱
  • <source id="mcu8i"><button id="mcu8i"></button></source>